豪猪养殖注册
豪猪养殖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思想]千万不要尝试毒品!永远不要尝试毒品!
时间:2019-06-11 16:23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思想]千万不要尝试毒品!永远不要尝试毒品!

车水马龙、繁华得变了形的都市  死气沉沉、静寂得像坟墓似的山野  上午,一辆车把我们带到了武汉狮子山强制戒毒所。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 我们老师安排我和武汉本地某报社的记者一起到狮子山戒毒所,实地探访吸毒人员。   头顶是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  四周是青青的山峦、繁茂的大树、幽深的石径  可是眼前却是一个又一个紧闭的铁门  锈迹斑斑的大锁  一格格柜子一样的房间和一个个刀子一样的铁窗。   铁窗里是一个个委靡不振、可怕得变了形的骨头。

  从铁窗往里望,目光所及的是深陷毒海的他们。   人不是人,鬼不是鬼。

  这是他们自己对自己的形容。   骨瘦如柴!眼神呆滞!  面无表情!五官变形!  软弱无力!无精打采!  他们都很瘦、变形的瘦。 皮包着骨头、沉陷的眼窝、昏暗的眼睛、发紫的嘴唇、黄得吓人的脸色。   像衣架一样的手臂、像牙签一样的腿。 手臂上、大腿小腿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洞、针眼、伤疤,被打、被烧过的痕迹。   武汉的温度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39℃,戒毒所里也是热浪滚滚。

他们规定的着装是剑条衫,有点像麦当劳的调调。

天太热,他们把剑条衫扔到一边,穿着短裤,光着身子,或瘫在床上无所事事,或趴在窗口遥望着远山,或靠在墙上各怀心事,或倒在地上呆望着屋顶。   他们的背上都雕龙刻虎,文身的图案都很夸张。

他们的头发都很短很硬,倔强地一根根直立。   铁窗里很多人还稚气未脱,完全就是一个孩子。

  很多人老气横秋,像一只只快要熄灭的蜡烛。   更多的是年轻人,二十来岁的年青人。

他们都很帅,像金城武那般发狠地倒在地上。

但是眼睛里的火焰,早已被毒品浇灭了。

    我采访了十多个瘾君子。   戒毒所里最小的只有十八岁。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采访对象。

  被警察带出来的时候,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十八岁的年纪啊,本来像头顶的蓝天一样光明无限,可是他的步伐却是如此的无力、缓慢  灿烂的阳光下,一个被毒品折磨得快要崩溃的十八岁。

如此强烈的反差让人猝不及防。

  他只穿着一条三角裤,一看就像个“吸毒的”。

手和腿瘦得像镊子,身上仅有的、本来就很小的三角裤头夸张地迎风飘荡。

  他其实长得像谢霆锋。 一脸玩世不恭的坏笑,满脸的无所谓。

可能本人在模仿周杰伦,玩桀骜不逊的路线。 甚至对我的师兄--本地报社的著名记者,一脸的不屑,甚至充满了鄙视。

  师兄觉得自己长得太老实了一点,他向我使了个眼色,叫我上。     我看着这个十八岁的少年。   屋子里,吊扇吧嗒吧嗒直响。

  他只有十八岁。 十八岁的眼睛本来有着青春的骄傲,可是这令人羡慕的骄傲早已被毒品一扫而空。   他紧紧闭着嘴唇,拒绝和厌恶写满了整张脸。

  可是我只问了四个问题,他的脸色就一点一点地改变。 直到悔恨的泪水喷涌而出。

    第一个问题:你今年多少岁了,吸毒有多长时间?他似乎很骄傲?!脱口而出:我十八岁零五个月了!吸毒时间有两年!    第二个问题:你第一次接触毒品是什么时候,是通过什么管道?他的脸有些异样,眼睛里有些古怪的颜色,可能是恨?他回答:是我在上高二的时候。 他突然不说话了,眼睛里的那一点来之不易的光亮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猛地,他开口了:是通过朋友,朋友!朋友!狐朋狗友!    第三个问题:吸毒之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你后悔吗?他沉默了许久,嘴唇哆索了好一阵子,慢慢地说:变化......变化太大了。 他们都不理我了,同学、原来的朋友都不理我了,亲戚都不理我了,可是那些吸毒圈子的人天天都缠着我了,天天都来缠着我了,像蛇一样地缠着我了,不放过我了。 我也不会放过他们了。

    第四个问题:你爸爸妈妈知道你吸毒吗?他们来看过你了吗?  我注意到:十八岁的他看不到一粒青春痘,可是脸上已经长出了皱纹!由于太瘦,喉结像一粒硕大的纽扣横亘在脖子上,凸起的血管让我不安。 他的手臂上记了一把刀、还有两颗心,但是好几条蛇一样的痕迹那么刺目地夺走我的视线,那是针管注射毒品后的结果。

  我忍不住偷偷地打了个寒战。   我提出第四个问题的时候,他脸上的玩世不恭荡然无存,确切地说:在我问第三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很诚恳地看着我了。 一问到爸爸妈妈,他突然孩子般地哭了出来。

  眼泪首先是在眼眶里打转。 他没有忍住那第一滴眼泪。 顷刻间,悔恨的泪水完全决堤般地涌出。   “我觉得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妈。

她昨天还来看了我。 人瘦了二十多斤,就是这一个星期她瘦了二十多斤。

她直到上个星期才知道我吸毒。 是直到我被抓了才知道我在吸毒。

她一直为我而骄傲,我长得这么帅,学习原来又是那么好,别个同学追不到女朋友,我高一的时候,女同学自己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求我搞她。

她爸爸还是一个大官。 一个钱多得数不清的大贪官。 我妈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我昨天晚上还自己打了自己两耳光,我该死,我不应该活在人间。

我不应该认识那些朋友。 那些狗屁朋友,狗日的朋友,婊子一样的朋友。 我后悔。 我......”  他的嘴唇在巨烈地抖动。 在阳光下,他山崩地裂地哭泣让我看着不忍心。

    他回去了。 像一阵凄凉的风一样的慢慢地吹散了。   之后我和十多个吸毒嫌疑人交谈。   他们中,有的曾有几千万家产,可是染上可怕的毒品之后,千金败尽,家破人亡。

曾经意气风发的老板,如今成了站也站不住的“棍子”。

  有的曾经是企业经理,人人羡慕的好母亲、好妻子,作风正派,深受着丈夫和孩子,可是一次开玩笑般的尝试,将她所有的幸福无情地撕碎。

丈夫绝望地患上了癌症、女儿本来是全年级第一,可是现在只有十六岁已经去东莞打工。

  有的本来父母下岗,家里经济条件捉襟见肘。 可是误交滥友,沉沦毒品之后,尽然逼着年迈的父亲和母亲去卖血。   更令人发指的是,有的人还拿着菜刀逼自己的亲身母亲、甚至是亲生父亲去卖淫!    上午,我被亲眼所见的一幕幕惊呆了。

完全惊呆了。

  我不知道怎么呼吸,那一张张可怕的脸,那一滚滚悔恨的泪。

  我的脑子里嗡嗡地空转,灵与肉在地狱里挣扎。   直到现在,傍晚六点,我还不能平静下来。   那辆别克又把师兄和我从狮子山强制戒毒所带回了学校。   窗外,绿草茵茵,风华正茂。

  我的同学们或在看书,或在亲吻。   而那一张张扭曲的脸,那一个个变形的背影仍然像幻灯片一样在我眼前闪现。   他们也曾经是好儿子,好女儿,好父亲,好母亲,可是一旦身陷毒海,便无法自拨。   毒品将他们绑架,将他们的良知谋杀,将他们的健康撕裂。

他们变成了分裂的双面人。 一会儿是天使,转眼即恶魔。 刚刚在阳光下悔恨交加,为母亲为家人痛不欲生,可是一出去,就又忍不住复吸,还是会拿着菜刀逼母亲逼父亲去卖淫!  一次吸毒,终身戒毒  《永不瞑目》的陆毅演得很好。

吸毒之后,是戒不掉的,只有死路一条。 生理毒瘾可以戒掉,可是心理毒瘾戒不掉,可能永远也戒不掉。

  我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看到了我今天的文字,请认真地想一想!  为了自己,为了你的爸爸妈妈,不要接触毒品,不要尝试!不要!永远不要!  同时认真的审视你身边的朋友,不要去那些高危场所--酒吧、舞厅、一夜情......  人其实是最脆弱的动物,特别是在毒品面前!    以上文字摘自我的博客欢迎各位顶http:///blogger/view_=4120744Key=973105367BlogName=sunny_30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