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猪养殖注册
豪猪养殖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女人若树——乳癌患者心路纪实
时间:2019-06-13 18:24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女人若树——乳癌患者心路纪实

  (5)  应该说从十七号到二十号这四个晚上,加起来的睡眠时间还不到十个小时。

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

恐惧?无助?不甘?悲伤?焦躁?后悔?反省?好像都有,又好像都不完全。 但在那几个夜里,我几乎把自己从小到大的岁月都在脑海里重过了一遍。

  我周围的很多人都一直认为我一帆风顺,是个“有福”之人。 他们也确实有理由这么认为。

我和老公都在高校教书,比较悠闲,老公还做兼职,虽不是非常富裕,但也有房有车。 虽然儿子已经九岁,可还是有人称做“美女”。

因为和五大三粗、黄脸婆没有半点直接联系,所以老公的同事朋友对我的印象是“娇小姐”,虽然我对此一点不能认同。 我的朋友也不少,而且都是死党的那种,经常一起喝茶聊天、逛街唱歌。

在学校也受学生欢迎,有不少学生朋友,他们大都不喊我老师,而是我的英文名字,甚至还有学生亲切地喊我“小如如”。

最喜欢笑,笑起来有点傻但据说比较可爱。

对人坦率真诚。 和老公的家人相处也很融洽……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四五岁时我得了严重的哮喘,被一个乡村赤脚医生打针过量,差点丢了性命;然后一直身体比较弱,经常感冒、犯支气管炎、鼻炎等。

上初中时学校离家五六公里,必须住校,每周回家两次,为了赶上早读,十二岁的我四点多就起床,步行近两个小时到学校天才刚刚亮。 最可怕的是途经很长的一段小山路,两边全是树林,不见人家,那种心提到嗓子眼的感觉现在还记得。

刚住校的时候,想家想妈妈,夜里听到远处鸡鸣狗吠就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因为和家里的鸡犬的叫声一样。

这种情结影响我到现在,半夜里如果听到鸡狗的叫声还会莫名其妙地伤感、流泪。 那时有个同年级不同班的女孩兰和我是好朋友,课后总是在一起玩,可不知道这一点怎么就让当时的班主任不顺眼了,经常在班上批评挖苦我,正处于叛逆期的我便故意和兰走得更近,因此让他很恼火,和班上的其他女生有了点隔阂,比较孤独。 十四岁那年读初三,父亲因为一场意外而去世,走的时候还不满五十。

妈妈当时才四十六岁,之后一直未再嫁。

可我当时年幼,并不非常了解妈妈丧偶之痛,只是有时想父亲想得厉害时,偷偷在一张纸条上写下对他的思念然后点上火把它烧了,那时的我幼稚地觉得这样做父亲一定能收到我的“信”:不是大人们都给去世的人烧纸钱吗?那时觉得一切都是灰色的,终于有一次又被班主任莫名其妙地当众批评一顿后,一时冲动和兰一起离家出走。 大冬天的夜晚,在马路上拦了辆卡车到了一个镇上找了个便宜的旅馆住下,第二天坐公车到了省城。

到了省城,看着大街上雪花飞舞,车来人往,本来就靠着一股莫明的劲头“出逃”的两个女孩根本就没有想过逃出来该何去何从,这时才一下子茫然了:接下来去哪里呢?去干什么呢?还好兰有个叔叔在省城,千辛万苦找到了,住了两天,又灰头土脸地回了家。

从车站走到家门口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在冬夜的寒风中站在屋外,愧疚、悲伤、委屈一起涌上心头。

从屋外敲了敲母亲房间的窗户,低声喊了句:“妈妈。 ”只听到姐姐惊喜地喊了声“是小如!”妈妈和姐姐们听了我的流浪过程,丝毫没有责备我,却一个个泪流满面。

第二天哥哥把我送到学校。

学校经过研究,对我发出警告处分,就张贴校园里在人来人往的通知栏里,从此后我一举成名……  终于上了高中,告别了那个被人视为异类的初中时光。 可是这回离家更远了,只能一两个月才能回家一趟,而且中途还要倒车。 高中时光基本是开心的,中间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但基本都是青涩年代正常的经历。 可是在高三那年,和感情最好的二姐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忽然得了精神分裂症(已痊愈),家人一直瞒着我,知道那年五一回家给一些高考的表格盖章才知道,看着她的样子,我伤心难过,又受了风寒,结果得了心肌炎,不得不请假回家休息了近一个月,正是快高考的时候我却不能复习,随着妈妈在医院来回跑。 所幸的是,我还是顺利地考上了大学。   大学生活,基本平静而多彩。

谈过一两次恋爱,被一些人追求过,交了几个知心好友。

然后毕业,到了高校教书。 热爱自己的工作,喜欢和学生相处。 也许是因为曾经所受的老师的“伤害”(其实早已不再认为那是伤害,只是成长过程中的一个经历,对那个老师也没有了丝毫的怨恨,但作为老师,一直以此为戒),对学生很亲和,和他们更象朋友。

未婚时,还会经常接受学生的邀请去学生宿舍搞活动,和他们打牌、吃饭、聊天、游戏,有声有色。

之后在几个追求者中选择了Young,生活中的内容有点改变,花前月下、电影院、公园、歌舞厅,然后是结婚。

  儿子阿牛的到来,又是一个不小的磨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