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猪养殖注册
豪猪养殖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万达信息“高买低卖”的资本游戏:高溢价对赌、业绩反转、急售出表
时间:2019-06-09 19:02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万达信息“高买低卖”的资本游戏:高溢价对赌、业绩反转、急售出表

  多年前高度看好的企业,如今急于转让。

在这背后,在玩什么资本游戏?  6月3日,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对转让四川浩特部分股权一事进行说明。 此次转让四川浩特,转让评估作价亿元,比2014年购买四川浩特时评估价下降了%。

  另外,问询函也对万达信息急于将四川浩特剔出表达了关注。

交易方案显示,在交易对方足额支付款及第一期增资款之日便完成交割。 而自交割日起,四川浩特不再纳入公司的合并报表范围。

事实上,本次交易对方需要履行的增资共有两期,也就是说在交易对方第二期增资款尚未缴纳的情况下,万达信息就想把子公司剔出报表。

  万达信息急于将四川浩特剔出报表的背后,或许是想缓解四川浩特对万达信息带来的财务压力。   高溢价收购,折价卖出  此次万达信息急于剔出财务报表的四川浩特,其实以前是被万达信息高度看好的。

万达信息从事于民生服务与智慧城市领域,四川浩特定位于平安城市IT服务商,主要面向数字安防监控市场、智能交通市场及物流、工商等行业信息化市场。

  彼时万达信息认为,其与四川浩特能够进行市场互补、技术互补,并且认为四川浩特的目标市场广阔,将来会带了丰富的财务盈利。   据了解,四川浩特在四川地区数字安防监控市场、智能交通市场等行业信息化市场的整体解决方案集成和实施上具有深厚的行业经验和地域客户优势。 且当时四川浩特已获得新签逾亿,公司业务发展形势良好。

  或正因如此,2013年万达信息使用超募资金人民币5100万元对四川浩特51%股权进行控股收购,成为其控股。 该交易对四川浩特资产评估值为6700万元,较审计后账面净资产增值万元,增值率为%。   2014年,万达信息为了使四川浩特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规模进一步提升,以亿元的交易对价收购四川浩特剩余的49%股权,而此次的四川浩特的资产评估值暴增了4倍。 彼时四川浩特的账面净资产万元,评估后四川浩特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亿元,评估增值亿元,增值率为%。

而万达信息这次收购较前次收购时的评估值增加亿元,增值%,而两次评估基准日只相差了一年半。   而反观当下,本次交易的四川浩特评估作价仅为亿元,较2014年评估作价下降%。 2018年末四川浩特的净资产为亿元,也高于评估作价。 交易方案称,本次交易作价的确认依据为截至2018年年底四川浩特经审计的净资产值和净资产评估价值扣除四川浩特2019年5月计提的股东款。   但无论如何,四川浩特资产评估值已经变低,而其中原因是万达信息曾经看好的四川浩特不再“优秀”。

  完成对赌,便反转  2015年1月,万达信息亿元收购四川浩特剩余49%股份时,交易对方李诗定、许晓荣作为业绩补偿义务人承诺:2014年、2015年及2016年四川浩特经审计的扣非归属分别不低于2416万元、4463万元及6584万元。   而事实上,四川浩特在业绩承诺期2014年至2016年的业绩完成率分别为%、%、%,也是精准完成了业绩承诺。 但值得注意的是,四川浩特在完成业绩指标后就开始“变脸”,不仅业绩大幅下滑,而且还出现亏损。

2017年和2018年四川浩特实现净利润分别为954万元、-4474万元。   而这也导致万达信息2018年的和扣非净利润双双下降。

万达信息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下降%;实现净利润亿元,同比下降%。

公司认为2018年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四川浩特亏损万元,公司又全额计提商誉减值万元,从而影响净利润万元。 此外,截止到2019年3月31日,四川浩特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万元,净亏损万元。

  事实上,万达信息当年高价收购四川浩特,市场并不认可。 一是因为万达信息高溢价收购,二是因为四川浩特商业模式对于资金的需求压力。

  资本游戏撑不住业绩恶化?  如前文所述,四川浩特主要从事以城市道路监控为主的视频类工程集成项目开发以及相关的运维服务业务。

通过招投标方式取得PPP/BT项目合同,客户以政府部门、大型企业为主。

而该类型项目具有先期投入多、付款周期相对较长的特点,带给公司巨大的资金及应收账款压力。   2014年因为四川浩特实施的相关BT业务验收交付,长期应收款增加亿元,导致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

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万达信息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和%。 而2018年期末万达信息合并长期应收款余额亿元,其中万达信息本部长期应收款余额为亿元,占比%;子公司四川浩特长期应收款余额为亿元,占比%。   而巨额应收账款的增加,使得万达信息的现金流变得极其不稳定,其中2014年和2017年度万达信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分别为-1亿元和-亿元。   此外,PPP/BT项目开发建设资金需求巨大,而四川浩特自有资金不足,只能依赖外部融资和母公司资金支持,这进一步加剧了万达信息现金流的不健康。

四川浩特曾向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亦庄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远东国际等融资,其中分别于2016年8月31日及2016年9月27日共向长江联合融资合计人民币1亿元。 而截止到2019年3月31日,四川浩特资产总额为亿元,但其负债总额为亿元。 而万达信息目前仍对四川浩特提供3亿元的担保,而截止2019年3月31日,万达信息短期借款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亿元。   为了应对偿债压力,从2015年开始,万达信息多次募资。 2018年10月11日,拟公开发行六年期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2亿元。 万达信息于2018年11月份通过议案,公司拟股份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含)且不超过人民币6亿元(含),回购股份的价格不超过人民币16元/股(含),但截止目前公司共回购万股,总金额为万元(含交易费用),未达到最低金额的十分之一。

而公司没有进行回购,或许也是因为其债务问题。   2018年,公司调整了四川浩特业务结构,主动减少了PPP/BT类型项目订单,如今更是大刀阔斧,直接将四川浩特转让,并将其剔除财务报表。

或许万达信息也是真的撑不住了。   此外,万达信息近日发布称,将受让项目合同中约定雅安募投项目中的项目收益权,收款主体由四川浩特变更为万达信息,公司将与雅安募投项目客户进行结算。 万达信息以其对四川浩特享有的股东借款冲抵转让价款。

对此,市场有声音称,万达信息把最重要的项目收益权给拿走了,四川浩特现在可能也就剩下个亏损的壳。 (文章来源:环球老虎财经网)。